紅伶自語,淋漓而歌—-Julia Migenes

一頭不肯就範的紅髮,既短且曲,是軟是硬,不能定斷。她就有種令你一見難忘的氣質,閃爍有神的眼睛透著傲氣,粗幼自如的美聲叫人感激上帝。她名叫Julia Migenes。歌劇紅伶。百老匯的瑪利亞。歌劇裡的莎樂美。電影裡的卡門。都是她。都是她的一部份。危險而溫柔。纖細又豪放。不能輕省定型。

舞台鑽戒

紅伶總有傳奇身世。且由家庭說起。她生於紐約貧民區,有著希臘、愛爾蘭及波多黎各血統,母親愛情人,父親愛酗酒,一家靠救濟金過活。有次,誤打誤撞被人推上歌劇《蝴蝶夫人》大都會歌戲廳的舞台上,要她扮演一個穿和服的小男孩。那年,她三歲半,被戲服繃得緊緊,排練時嚇得放聲尖叫,工作人員問她:要雪糕﹖不。要新裙子﹖不。要鑽戒﹖要。馬上收聲。當然,她得不到鑽戒,第一次領教了男人的謊言,但,小女孩站在在舞台後,黑暗中,領洗了舞台如魔如幻感召一樣的美樂,從此找到自己的光芒。

自此,她又唱又跳,隨歌劇團巡迴演出,賺錢養家;直至十歲,才有人忽然想起她沒有上學,不識字,是個小文盲。她結果要十四歲才正式入讀音樂學校,繼續向前大步走。

她自有本色,不從人,個性如髮紅,不斷自我琢磨,愈發光亮。雖有入相助,經常得到伯樂賞識,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好機會:先後演出百老匯歌劇《夢斷城西》、《屋頂上的提琴》、Alban Berg 的現代歌劇經典《伍采克》,84年跟男高音杜明高合演的歌劇電影版《卡門》更讓她獲得一項格林美獎;但沒有不斷磨練,自我提昇的準備,運氣只成為自嘲的玩笑。現在,她已有六千場演出經驗,出版過二十張大碟,跟一代傳奇Callas 齊名,是Lucille Ball的拉丁版。

性格分裂

以她火山個性(據說,她爆發時,最愛擲碟),澎湃的感情(有過四段婚姻),真的耐得住高雅精緻、框架森嚴的歌劇嗎﹖以她今天的知名度,還有求新求變的衝動嗎﹖

有的。2004年,她單打獨演個人製作《Diva on the Verge》,半清談半演唱,用戲劇化、大眾化、幽默有趣的方法,配上她的名氣,拉下高雅藝術的門檻,把誤以為歌劇會悶死人的觀眾帶入場。此外,她回歸拉丁本源,再披舞衣,演出《The Latin Show》及向探戈大師Asto Piazzola致敬,既歌且舞演出La Argentina》,難怪有樂評人戲言她患上音樂上的性格分裂症﹗

淋漓自歌

今年四月,她出版了自傳及一張很難定型的大碟,名為《Alter Ego》。有趣是,此碟全部是改編歌,但Julia極富個性的演繹,只感謝她的慷慨,率性地跟我們分享她一段段的私語。聲線早是她得心應手的器樂,別人的歌詞只是借來的對白,情感卻是她的,如流行曲《Blower’s Daughter》,Damien Rice 那把攝人心魂,低迴如匍匐在地的如泣演繹,她卻改用女高音的唱腔,聲聲「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從地上直入雲霄,成為向上天的禱告;相反,Annie Lennox的金曲《Cold》,她卻把聲線壓得很平很扁,少了電子華麗哀慟,卻增加了敲擊的金屬味及尖銳感;而史汀舊作Shall We Dance》卻以成熟的女性柔美代替紳士感;明白她的背景後,再聽她唱《Motherless Child》及《Repente》感染力更強。

很期待今年的藝術節,將有機會現場欣賞這位歌劇天后,放下古典音樂桂冠,以多變豐富的感情,寬闊的音域,自如的技巧,忠於自我地演繹流行曲、爵士經典及拉丁音樂。音樂本是水,容得下百樣的情感,只要淋漓,性格何妨分裂再分裂。

( 2007 藝術節介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