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窮,宜格價﹖﹗

蘇絲黃擠眉瞪眼向我們介紹「慳家王」,消費者委員會卻以拆彈口吻,叫我們不要儘信超市,為「對付通漲,購物前,宜格價」,但,真有選擇給我們比較嗎﹖還是怎也離不開三數連鎖店資本壟斷的金剛圈﹖自由市場這個自封寶號,只是妄顧現實的神話﹖基層有足夠條件去格價嗎﹖更要問的是,為何對付通漲,會落在個人的消費智慧上,誰更有責任去追究物價飊升的結構性成因及對策的可能﹖另外,當家的婦女,再度首當其衝,賠上時間,犧牲心力去格價,還要背負貪便宜、羊群師奶的標籤﹖

攝影:劉嘉美 相中人:鳳英

天問一:選擇在哪﹖

余鳳英在理工大學當兼職導師多年,選擇打散工,較接近閒雲性格,也可以有更多時間專心照顧心肺衰竭的母親。打點家人飲食,買菜造飯,管買管數是她的日常。零五年,她從葵涌搬到樂富,社區環境很不同,有連地鐵大商場,卻沒有講人情的小商鋪。從前,購買日用品的地方多樣:屋苑樓下地鋪、對街小店、街市等等,小商戶有競爭,格價有可能;現在貴為領匯龍頭項目的樂富中心商場,地方豪裝,卻只有大型零售、服務業及食肆,高昂租金令走中間路線的靈活小商戶無法生存,居民購買必需品,只有大型超市,別無他選。「所謂格價,只是在兩間超市來回罷,哪有其他商鋪﹖連細間藥房都無。」公屋商場私有化,社區經濟生態單一,空間樣板,選擇久奉,怎去格價﹖

鳳英自有一套:「格價其實不是周圍看盡同類貨品的價錢而買,而是一種累積而來的經驗,分辨出一個合理的價錢。例如柔順劑有時18過幾,有時21過幾,妳就知道合理價在哪,心理好簡單:被人搵少些笨。」她自第一次領教過日本大型超市全線九五折的甜頭後,開始累積經驗和策略:「要留意優惠期,衡量等唔等得,也要對數,多次中招,收銀無給我優惠價,多收我幾十元。有時,真會買多了,如四過幾一個杯麵,八元卻有三個,妳忍得唔忍得﹖衛生巾買兩包著數些,多了也不會壞,妳會不會放過﹖」

「但米是日常必需品,真要特別留神,我一家三口,一星期吃五斤米,泰國金象米五斤裝,早兩星期約36元,現在40幾元,升了78元,一個月已經多用幾十元,怎能怪婦女趕到超市掃貨﹖她們最貼近生活需要,最精明,知時機,入貨是基於理性的考慮,事實真是無貨上架,到底是貨源少,上架慢,製造市場恐慌,還是掃貨狂熱無事起風﹖」是的,為何主婦買米是無知羊群,排隊招股、買金或開人民幣戶口就是精明的投資﹖都是趁低吸納罷。

天問二:質素在哪﹖

「其實除了貨品價格外,也要考慮質素。」鳳英續說。明白的,為了慳錢,也會吃個最便宜的下午茶,但妳得到的是什麼食物﹖慳了錢,但壞肚皮,算不算精明﹖銀碼是不是消費者唯一的考慮﹖「蔬果我一定不會在超市買,他們常常把快要過期的水果,重新包裝,平價出售,但回家就知搵自己笨。」

鳳英母親很喜歡煲湯,買有藥材的湯料成為她另一主要支出。「湯料我一定不會在超市買,他們常常推銷黨參什麼什麼的,但好醜怪呀,即使平,也不買。」鳳英會寧願專程返回葵涌,幫襯相熟的細間藥材鋪,「他們細間,但貨多,也是建立了長久的街坊關係。他們的價錢未必最平,但對貨源及質素都有信心,貨唔靚時,他們會用各種暗示的方式,如今次批貨麻麻地,不如下次先買啦,讓妳知道,也會教妳怎樣用藥,怎樣分辨好壞,如哪些冬菇是混了劣品,也會隨手送妳一抓白合、核桃肉什麼什麼,本身也可以值幾十元的。」

相比基層人士,鳳英仍有經濟空間,選擇較佳的貨品及消費模式,但能力有限的基層朋友,有條件去格價嗎﹖還是和物價進行場場你升我就縮的格鬥﹖

天問三:條件在哪﹖

觀塘基層婦女娥姐,來港前是護士,現在無用武之地,專心照顧家庭,她句句精警:「窮人格價好平常啦,但宜家漲價驚人,根本負擔不起,米貴,唯有食粥,加些菜、少少肉,一樣飽肚。」「街市差不多收市才去買啦,椰菜耐放,四元一個,五元兩個,當然買兩個啦。妳知道牛池灣街市係有平野,但車錢不是錢嗎﹖唔去啦。」她也會幫襯連鎖式水貨市場,不擔心食品安全嗎﹖「有什麼辦法﹖餓死仲慘啦,唔食就營養不良,顧不得呀,放多些白果囉,可以排毒。」

另外,在深水埗從事地區工作的樂欣說:「這邊仍有一些舊式屋村,有幸未被領匯侵佔,大型超市的出現也壓死了街市中不少小商戶,只是街坊自有其生存智慧。是的,在南山村買一斤菜心要8元,那就徒步十五分鐘到石硤尾街市買吧,又平兩塊、選擇又多。是的,我們「有所選擇」,只是那些選擇是用汗水及時間換來。」其實,只要隨便到石硤尾、深水埗舊區走走,不難發現公公婆婆,拉著車仔,慢行大街小巷,為的就是長征買送。

長者尚且有閑餘時間,在職婦女又如何﹖把私人的時間、心思通通犧牲來奔走格價﹖半職的鳳英說:「時間、金錢有限,妳會給自己看場戲,還是逛街市﹖妳會見朋友,還是尋找平價而安全的豆腐鋪﹖」何況是家庭事業兼顧的在職婦女﹖

對基層來說,格價是奢侈。對抗物價,只能吃少些,多費時間,多走遠路,心甘情願自投食品不安全,身體不健康的惡性旋渦﹖

天問四:答案在哪﹖

物價為何升天,才是真問題。糧價急升,由於市場需求失衡、農地銳減、土地沙漠化﹖還是生物能源的出現,全球資本流通金融市場抄作惡果﹖當中有什麼社會成因,結構因素﹖政府角色在哪﹖不知病因,如何對症﹖最受影響的基層,除了自求多褔外,唯有問天禀神﹖ (刊於2008年4月20日星期日明報)

廣告

對「是日窮,宜格價﹖﹗」的一則回應

  1. 引用通告: Simply love it: The Band’s Visit « 樹上飛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