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不會失效

img_6174

經濟低迷,人心虛怯,朋友聚會,第一句談的都是誰家公司裁員,大家低頭不語,最後總由「真正嚴冬,還在過年後」作結,換來更長的沉默。其實,地動山 搖不是第一次,大家曾一一應付過去 , 但眼前變數來自各種價值(如市場自由,消費選擇)的失效,個人乏力,心跌谷底,沒有把持,信念煙消,舉步困難。

也 許,嘗試放慢腳步,向內走,向深探,回到自然,回到基本,跟自己的感官重遇,聆聽自己的真正需要,確定信念方位。其實,除了眼睛、腦袋,我們還有耳朵,聲 音很少令人失望的。十一月最後的周日,天高雲淡,初冬暖陽下,有幸到南涌細聽藝術家李耀成的「觸.聲音」音樂會。三小時全場戶外演出,山嶺層展,風動水 搖,白鷺默站,叫妳把一切放下。John 用上最質樸的器樂,直接觸打原始物料,那木、石、水、皮、銅、鐵、瓷微震的奏鳴,奏出最天然,又最深沉的聲音,帶我進入很本我的狀態,啟動各種跟最本質的 物料親密的關係和微妙的想像。即使他在池旁扣打叫做最複雜的鍵琴,聲音也是自然合一,不多不少,明暗如蓮池中小魚上下跳動。

最喜歡他用上煮 食用的金屬水勺,聲音低迴而清定,加上小量水,慢搖輕動,流動的金屬聲響,聽著,我卻想起一口深沉的井,水其實很少,聲音卻很深,很厚,把我帶回過去,往 下尋,往下找,不怕,不冷,如陽光照面般自在,一直往下走,眼前模糊看見一塊遠古的洪荒地,感覺很實在,很輕鬆,有種跟歷史的私密聯繫,一種就在那裡的安 然和存在,與自己親近的快樂。身體本來就是跟外界產生聯繫的第一大門,我們卻只在乎身體的形狀和大小,也偏愛眼睛,卻忘了身體的真正感受。

無忘耳朵,可以引領我們回到土地、自然、歷史和自己。腦筋會騙人,聲音不會,它不會失效。

(刊於19-12-2008 am730)


廣告

對「聲音,不會失效」的一則回應

  1. 引用通告: so glad i still have ears « 樹上飛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