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狂狷 慈悲對待

前學生V畢業後到了愛護動物協會工作,最近收到她又是氣憤又是無奈的電郵,事緣她因工作關係,收到內地傳來的極度凶殘的虐貓短片,我也跟著網址看, 受不了一分鐘,眼淚就來了。不想用文字再呈現一次,總之,耳邊整天都響起咪咪痛苦的低吟,要死不得的痛哀。愛動物如己的V,當晚就發惡夢,夢見自己成為職 業漁夫,把魚餌掉入海時,魚餌忽然變成一個婆婆向V求救。V怕老闆鬧倒米,但又想救婆婆,結果把魚絲剪斷,跟婆婆說:「你快游上岸!」V 無奈的是,不想把短片發放,讓暴力在網路上循環消費,但又不甘虐貓者就此逍遙,繼續利用媒體逞強,一再放大靠虐殺弱小來滿足無計可施的自卑者心態,她想知 道:可以怎樣?當中的矛盾真是多重的,因為我們天天食肉,只是文化地用了刀叉筷子,看不到宰牛、羊、豬、雞、鴨的血腥過程。現在看到了,是否出於便宜的善 心?另,不靠恐怖的視像,暴力的現場,我們會不會動心、細想?我實在沒有好的答案,當下又有萬多隻雞因為我們而被撲殺,街頭舉目可見曾是某人懷裡的寶貝的 被棄名種貓狗時,是不是很應細想我們人類在搞甚麼?

V還說,那些為了博得我們剎那歡心的配種貓狗,一生有十年的時間,在室內的籠子中不是吃 便是排,夠時間便懷孕和生育,她問:「其實他們都一樣受著你所間接施予的一種虐待與承受著漫長且不人道的痛苦。但他們還活著,哭著,你聽得見嗎? 」世界滿是傷痕,處處殺戮,另一個十年將至,我們可以放下人本的狂妄,慈悲看待所有生靈嗎﹖即使不吃素,起碼可以拒絕及舉報虐殺動物,也可以平等看待動 物,他們是人類伙伴不是即用棄的玩偶。

M25 |  小歇 |  730視角 |  By 俞若玫 2009-01-30

廣告

朝行晚拆一摺牀

bed

時空界線愈見混淆的今天, 「公共」跟「私人」的概念很受爭議,極需要以新思維討論及思辯,如網上點對點私人分享圖片,為何要納入淫審條例?兩個人在公共地方唱歌、打球為何不可以? 在公共屋邨拍照為何要申請?到底,我們在公共場所的所作行為,有什麼可怕?怕什麼?誰怕?

因此,看見這個名為《與牀對話》的展覽(今天仍在火炭藝術工作室R623 展出),很是興奮,藝術家李民偉把一張一張尼龍摺牀,或垂直疊放,或單張安放在人如潮湧的時代廣場和旺角行人隧道,一下子把公共藝術及公共空間的權力矛盾拉緊,張力冒現。

有趣在兩方面,先是符號的並列,產生空間的不協調,象徵家、私密、個人的牀出現在滿鋪欲望符號的商場大街上,引來各種聯想,何况那不是貴價「蓆夢思」,而 是朝行晚拆生活流離的尼龍牀;也許是基層勞動尋常百性的化身,也許是工作不保時間不留人的象徵,也許是空間挪移借力打力的工具,都把被主流隱沒了的聲音及 身分重現,有一種「我在」的宣示。

去年,看《活在西九》展覽,李把大量紅藍白尼龍牀垂直放在天台,如一枝枝屬於基層的、倔強的旗號,很美。今次,他把問題放在更多的「地方」,如西九工地、 立法會、安達臣石礦場。那張平放在尖沙嘴海運停車場,在夕陽微光下遙遙默對維多利港的孤牀,有種說不出的荒涼。發展誰屬?繁榮誰屬?

另一有趣之處是作品的產生過程,把東西堆疊在大街上遇過什麼阻撓?原因在哪?有什麼理據?旁人有沒有參與?有沒有對話的可能?覺得公共藝術最重要的一環是 如何介入/協商/借用公共空間,可惜是次展覽未能把過程呈現。但正如離開了Soco,由社工變策展人的霍天雯說, 「會有後續的討論及新書出版」,相信由這位「街頭抗爭是平常」的前線者來搞討論一定很有意思。

2009-1-28 P15 |  星期日生活 |明報

半裸有何罪

healthy_logo2

這完全是傳媒課程的最佳反面教材,讓學生具體明白甚麼叫斷章取義、以偏概全、不理脈絡的新聞報導。話說零八年平安夜,除了本土行動的julian再 被控襲警罪 ,叫人憤怒兼神傷外,有隊其實叫做《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的獨立音樂單位,也在同一天被召上差館,進行「友善」對話。

事緣是, 組合鬼馬地在facebook開了個event,在灣仔創作人集中地富德樓搞一個小型音樂會,叫做《半裸聖誕派對》(其實是一首早在2007年已出過街的 單曲),也巧心製作了一段性感而健康的音樂錄像,女主角美麗清新,樂而不淫。明明是獨立樂團小圈子佳節精品,「半裸」兩個字,卻觸動了誰的探射燈,自己有 鬼,不查不問,就在主流媒體報道了,更認定為「網上攬客」,於是警方上門,商罪科跟進,大興問罪之師,唉,樂團不過是年輕人,以幽默感和創意擦中「大人」 的道德虛線,用得著如此嗎﹖正當中坑名咀在大聲說小聲哭哀悼飯島愛,詳說自己怎樣自小在她身上學習性知識和體位(性知識貧乏如此,還要大書特書?臉紅不臉 紅),為何年輕人直白坦歌自己的慾望又不可以﹖那份直率比清水還要純,對女孩子青春的身體的尊重和愛慕,比主流媒體雙雙無處不在的偷窺眼睛,不知健康多少 倍﹖誰天天用露半球圖片攬客?誰出賣女人的身體﹖誰心裡有鬼﹖

正如樂團新歌「灣仔差館奇遇記」所唱,有權者才是標準所在﹖「警察掃黃可接受手淫╱微型音樂 會卻是罪行╱簡化報道傳媒有甚麼責任╱半裸派對就萬萬不能╱警察卻有權全裸搜身╱傳媒警方聯手讓音樂不能發生」唉。年輕人罪在無權?

2009-01-08M

35 |  小歇 |  730視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