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是把破開新界的利刀

石崗河

石崗河

十大基建,想妳/你聽過,可知道當中只有二十六公里的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最新造價是六百三十億,也即說,我們每人分擔近萬元,而換來的是甚麼? 政府的甜言:萬多個職位,更快往來深圳及廣州(十五及四十八分鐘),建立一小時生活圈。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小部分。我們還要為高鐵負上不可逆轉的代價,包括對香港環境、生態、農業發展的大破壞,加深貧富懸殊的苦況,高鐵票價預計高達四百元,來回已是八百元,有錢人才可以享受所謂的優質生活?說到底,只有西九一個站的高鐵方便誰?商人、西九豪宅居民?還是刺激沿線地產項目?何況現在的西鐵線並不飽和?為何不可以共用通道?

還有的是,高鐵由落馬洲經米埔地底、新田、牛潭尾、大江埔、石崗、八鄉,也穿過大欖郊野公園、林村郊野公園、大帽山郊野公園、城門郊野公園,再經西九龍填海區王西九龍總站。可怕嗎?可以想像一個被破開肚皮,滿目千瘡百孔,山破草滅的新界嗎?可持續發展的城市不就是要平衡經濟、環境及社會利益嗎?為何不愛惜我們的平原、綠地、清水和生態? 相信,興建高鐵對地下水質也很有影響,無疑滅殺本土農業,因為地面的清水早就被廢車場、劏車場 、愈起愈多的丁屋弄得又臭又髒,地下水成為農民唯一可用來灌溉的水源,連地下水也不能用時,本地農業如何生存?

當然還有規劃公義的重要問題,為了興建車廠及救護站,政府要把元朗的菜園村連根拔起。事實上,他們的苦況就是我們的,因為沒有更公開、更全面的諮詢及討論,高鐵不應草率開動,請在本月廿九日前
表示反對。詳細資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514

am730 日期: 2009-06-19 版面/版頁: 小歇/M48 作者: 俞若玫
廣告

包起的美學?

IMG_1400

IMG_1402

【明報專訊】真的,看罷這個「路易威登﹕創意情感」的展覽,很想吐,暈眩,口苦,受不了以暴易暴的藝術再現的策略,耳朵還響起對準我開火的槍聲,口裏似填滿了麻原彰晃的鬍子,眼還看見Charles Manson奇怪的笑容,腳步難穩,拾級而下,回頭看,整間藝術館牢牢被一張LV包裝紙包起了,公共空間,淪落如此,口更酸。藍藍的一片天,也只是那張無處不見的商標包裝紙的背景吧了。除了商標,女脫男看「蘇絲黃式」的西方人看東方的獵奇性別呈現,叫人滿不是味兒,而只有英文文本的AFTER DARK series對香港的形容是﹕Capital of the East. You don’t address an audience, you create an audience。——是的,西方藝術家對香港最本質化的形容,離不開資本/買賣/觀眾/市場。入黑後的香江,沒有什麼,仍不懈地創造自己的觀眾和消費者?商人真的長治香港?

「蘇絲黃式」東方獵奇 真想知道藝術館如何跟學生解說吉爾伯特和喬治的作品,官方如何解讀三幅清一男色的巨作?為何只有男人?為何用權杖?有什麼性象徵?作品說及進出工廠的工人階級鬥爭,跟當下每人先付三十大元被重重保安跟前跟後的高雅格局有何關連?作品題旨是建立新的人文意識(new humanities),但公眾藝展也可以被冠名,藝術館可以被買起,如何叫學生建立自我起動意識,加深對社會的觀察?

倒貼六百萬 誰包起誰?

此外,曹斐的三維動畫更是一場政治符號的盛宴,馬克思和毛澤東都失業了,跟老子和雷曼兄弟一起搓麻將,所謂經濟自由,也不過是一場人間煉獄!這些尖銳的批判作品都收編在單一商品下,被人朝拜,而不是引發思考,到底要稱讚品牌夠包容有藝術眼光,還是應慨嘆藝術只能「安全地」反叛?更要問的是,藝術館策展的準則在哪?公共服務為何要淪為商品推廣?據報,是次展覽政府還要倒貼六百萬,到底是誰包起誰?

文 俞若玫 2009年6月14日 星期日明報 留得青山在

當回家變成苦難

如果回家的路不再平坦,滿是荊棘,處處地雷,轉每個彎都成為一場價值觀的戰鬥,放下理想,還是跟病床上的雙親見面?孝道重要,還是表達異議的權利重 要? 以為寸進,卻終究其門不入,而且年復年,日復日地等待,這是一種怎樣的生活狀態──精神酷刑。也是流亡海外的八九民運人士的生活寫照。如果香港年輕人滿有 自信地認為應該以「理性、客觀」的態度來評價八九民運,懇請進一步去了解,歷史不是一張冷卻的清單,待人發掘,它本身滿有動態,由各種社會、政治、經濟力 量合編而成,要明白八九六四,起碼要理解中國八十年代是一個怎樣的改革開放世代,處身在怎樣的發展階段,當時知識分子及民間如何躊躇滿志,極待求變,百家 思潮,人心激盪,滿懷希望,被稱為是文革後的文藝復興時期。但,同時,生活非常艱難,官倒貪污,物價急升,小部分人富起來等等,令這些對中國新生活滿有希 冀,對中國發展道路很有想法的理想青年及知識分子不滿,勇於批評領導,不惜死諫。換來的是坦克的血濺,理想的幻滅。再幾小時,世界變了色。

怎 去理性評價對國家理想的煙滅?怎樣剔開革命中的激情?我不懂。只知道仍然在生的過來人是歷史的明證,因此,由朱耀明牧師主力搞的「我要回家運 動」(http://www.homecoming.org.hk/) 最近出版的書《再回家》及記錄片《流浪的孩子》非常重要,內裡走訪約二十位流亡人士,包括王丹、項小吉、鮑彤、許家屯、方政、陳一諮等,以不同角度表達去 國的無奈,也是歷史的見證,提供一個富人性的角度去理解八九六四。王丹說得好:「你要是愛國,不應只看它的好,更要批判它,這樣它才會改進。」

am730 | 2009-06-04
M31| 小歇| 730視角| By 俞若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