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花特輯: 採色

20cover

廣告

少少人 多多事 –回應「活化廳」開幕展

  IMG_2116

十月廿三日下午,上海街404號,塵土翻飛,寫有「活化廳」三個醒目大字的花牌,半空而立,大有重現舊時商鋪開張之架勢,玩味十足。新店商標是一張大沙發,內有免費wifi 及康樂設備,實在耐人尋味。因為高度自治,我沒有逐一問過其他十位成員,而這個「活化廳」,對我而言是一個以空間打空間的平台,在建制下(藝發局資助的藝術空間)提問建制,也借此來開闢、實驗更富想像力、更有對話可能的藝術空間。藝術除了被()認為可以活化社區經濟外,可有別途? 社區藝術經常被垢病為空降,可有小徑? 而社區價值除了用地價、租價衡量,可有什麼一談的? 

「活化廳」頭炮是個奇怪的展覽,名為「多多獎,小小賞」,策展人為程展緯及李俊峰。二人先從被殺的小學取得大量殘餘的獎項,以此循環再用,作為委約的青年藝術家及藝術學生的原材料,並要求他們閒游上海街大店小鋪,發掘當中有趣價值,並以改良過的獎牌表揚。

prize

不是什麼把藝術帶到社區的高恣態或虛妄,年輕人的確「空降」,未必認識上海街,但過程有趣而雙向,提名和得獎,生產對話,主體是動輒經營了三、四十年的老鋪,而不是藝術家。藝術家必先進入社區,要有看法,有感覺,才可以把表揚的價值物質化,並經過美學的處理,更富象徵意義,或更具象地呈現他們的對上海街的發現及欣賞。這教我想起丹麥的藝術家Lars Bang Larsen 99年提出的「社會美感」(Social Aesthetics)的概念,就是藝術家構造的空間,社會性及美感雙線行車,缺一不可。 

收筆前,大概已送出三十多個獎項,以後每個周日都有導賞團,獎項相信陸續有來。而我作為觀察者,粗疏地把獎項連結社會脈絡,有以下發現:

 重視手藝 欣賞專注

 今天上海街一帶,仍有小型工場,好幾位年輕人表揚老鋪的原因,都用上這些字眼: 「展示和守候」(馮畫師)、「寧靜的感覺,商品安靜含蓄地閃爍」(安昌汽燈)、「伯伯開檔六十年,有氣有力,敬業樂業」(516 五金車仔檔)、「陸生可以隨時退休,卻仍然工作」(炳記銅器),「胡生發明了一個工具,為自己制作招牌」(金興招牌) ,「問老闆什麼都識,貨品齊全,而且工作之餘,好開心」(新利豐膠轆) ,甚或因為古玩老闆,寫字畫畫了得外,更會投稿論政,很有人文風骨,深表贊賞(中西古玩) 。有趣是,被表揚的正正是傳統「手藝師傅」的工作倫理,借用Richard Sennett Craftsman 的解釋,就是有慾望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的人。這種對工作的專注默守、不斷改進、以此為榮並建立自我身份,以一件是一件點滴累積的實體勞動,能再次被年輕人欣賞,只是好。在新經濟主導的當下,不是金融就是地產,活化社區,可會包括活化對工作的熱誠,對工作的掌握? 相信能掌握自己生活的人,才會拒絕翻滾,寧靜而居。

 發現地方 空間爭霸

wooferten_opening_241009 004

 

藝術家雖然空降,卻感敏,很喜歡勞麗麗那個作品,最活現上海街空間特色及爭霸,她表揚的是「油尖旺貼 poster 黨」,原因是: 「最 update的「色聲藝」資訊,平面廣告以打遊擊、一瞬即逝姿態寄生彌敦道,成為油麻地多元化宣傳區」,她不是空談,而是真的跟「兄弟」聊過,知道行情,也寫了封表揚信。此外,有伯伯在449451之間一條罅開檔,也成為表揚的對象。這都顯現了上海街的靈活,使用者如何策略地回應寸寸金的空間。

社區關係 開心要緊 

很多提名者都因為美麗的笑容,可親的招待,歡快的氣氛而被表揚,舊區的人情味,似乎不是神話,而「今時今日的服務態度」大可摺起,只要妳肯花時間,跟各位大姐大哥熟稔一些,隨便在店內站一站,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如永隆繡莊、遂興茶餐廳、超英香燭、新利五金)。上周日遇上蛇王寶老闆,興頭來了,他就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即席示範氣功。而廣東道蔬菜水果檔佳姐,正是單身無飯氣的麻甩仔的飲食救星。當然,不少上海街老鋪都已活了幾十年,幾代同堂的故事,不但有情有味,也側面看到香港各行各業的變異及變化因由,上海街的興衰也是香港未完的故事。

這個擬似美感不足,創作人空降的比賽,有趣的不在獎項本身,而是遊戲的設計,可以讓創作人走入社區,開創獨特的雙向空間,讓自己成為空間裡有趣的一部份。

刊於星期日明報 2009年11月8日

是軟銷 還是反諷?

republic

 

國慶前,好奇問學生(副學士及大學程度)會不會看電影《建國大業》﹖他們雖有幾年的差距,反應卻出奇相似:先是驚訝妳這樣問,沉默幾秒,再猛力搖頭,跟左右同學訕笑。有位讀媒體的同學大聲說:「唔會睇啦,明知係假。」我卻很好奇,導演之一是自己很喜歡的黃建新,他拍的《黑炮事件》、《站直囉!別趴下!》都是叫人回味再三的黑色電影,近年的《求求你,表揚我》較輕省,荒誕本色卻不改,這樣一位擅寫草根人物,很懂說故事的高人拍一部軟文宣電影,是喜是憂?還是帶著看喜劇的心情進場欣賞。
想不到,差不多滿座,觀眾扶老帶幼入場,操普通話的也不少。果然,笑聲滿場,當周恩來在開會時說:「我們共產黨最開明,甚麼事情都會放在桌面上談的,沒有事情會放在桌下……」有位女觀眾笑足一分鐘。大家看見毛主席這位祥和「親爺爺」在黃油花海、青草地上,背著小孩談戰事的鏡頭,不禁渾身不是味兒,笑聲即響。而蔣介石對兒子蔣經國感嘆道︰「國民黨腐敗到了骨髓。」更為編劇明眼兒借古諷今而哭笑不得。不明白為何把蔣經國演得如此俊美、如此正面,身旁的歷史通細細聲說:「配合近期與台灣國民黨修好的政策。」對。另有些朋友,也在問,片中對國民黨的批判,是不是在曲線反諷共產黨?經歷過土改、大饑荒、文革的老前輩相信不會入場的。全片以英雄為主,女人全是副手,即使後來當上副主席的宋慶齡也是點綴的花朵,更何況是內戰期間戰死的百萬計的小兵,半點著墨也沒有。全片沒有血,沒有真實的死亡,只有熟睡累倒的青年軍和凸顯毛主席人性化的軍廚之陣亡。香港年輕人不入場,但小孩會,老師會,只願它不會成為通識教材,成為便利如動畫的國民教育。唉。

.am730 | 2009-10-13
M35| 小歇| 730視角| By 俞若玫

暗暗寸 明明笑

away-we-go-movie-poster

因為英國導演森文迪斯 (Sam Mendes)去看電影《尋找安樂窩》。他是我最喜歡的荷李活導演之一,可記得他十年前舊作《美麗有罪》?他就是拿著刀叉,把中產的肚子緩緩開,不失高雅地,把肚子內的虛偽、保守、自困、怯懦一一呈現在觀眾眼前。又或去年他跟太太琦溫絲莉和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合作的《浮生路》,也是一步一驚心,夫妻關係如圍城,日復日地,進退不得。他是她投射的慾望。她是他不去面對自己不濟的藉口。家庭價值不是安全網,跟美國春秋大夢完全無關。導演就是有種不讓妳好好氣的本事,在看似平凡無奇的場景,注入黑色力量,或是一句精句,或是一個動作,叫人抽心,誘人思考。
今次這部喜劇《尋找安樂窩》,輕省很多,說的是一對三十歲的年輕人,(女角不是白族人,也堅持不結婚)因有了孩子,男角的父母又搬往遠處,很想找一處可以安定下來的地方。香港人對此番經驗應該很易有共鳴:夫婦工作了幾年,有孩子,踏上三十歲的關口,思前想後,自嘆一事無成,在分叉路上眼茫茫。當然,我們不像美國,可以穿州過省找落地的根。而故事有趣是,男女主角在不同省份遇上不同的美國家庭,各有光暗面,暗寸明笑隱隱痛,看官自決,請留意細節。男角是很出色的喜劇演員,有種獨特的節奏,高大而笨拙,傻呆而心巧,不競爭而有原則,有種不搭調的幽默,很有神釆,很好笑。我不太喜歡尋根自療的結尾,離不開主流電影套路,但導演安排一黑一白的男女角,不失對美國所謂的種族融合的訕笑,如男角母親便一句直問女角:「你估BB有沒有妳那樣黑?」又或朋友用糖來代表他們時,硬要小心用上一粒白糖,一粒啡糖。
輕的位,笑的位,其實都很黑的。

am730 | 2009-09-07
M27| 小歇| 730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