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以外,我們可以做更多

貓先生抵死作品之一

畢竟,我們跟大陸社會狀況不一樣,220「中國茉莉花革命」,力度之一是把虛擬的圍觀力量轉移為實體的公民力量,儘管在場者散步、圍觀都是短暫的、零散 的、也沒做過甚麼,卻足以引起千石萬響,當權者反撲兇猛,謹希望因此運動而被拉、被拘、被蒸發了的維權人士、博客盡早回家。謹向妳/你們的勇氣致敬。但, 香港情況不一樣,圍觀是隱身低度的群眾見證,是一種聚散難尋只為自己負責的的游擊行動,我們有的卻是言論自由,集會權利,抗爭成本不可同日而語,圍觀以 外,我們可以直接行動,可以真身示人,但要多少大是大非的憤怒、多少埋身刺痛才叫我們起動?

今次財神爺低智益fund佬,可真會挑起高中層的荷包神經?財政預算一出,網上已有很多人大叫要上街,大喊不交稅,是否成事,且拭目以待。我城資訊流動, 天天看著埃及、阿拉伯世界的抗爭直播,目睹別國人民為自主流血,為民權反抗,聽到半島電視台北京分社社長的分析:「埃及革命能夠成功還在於革命者極高的素 質和極強的自覺性」,這一切一切,我們按鍵、舉頭便知道,但有沒有影響呢?我未必悲觀,過去幾年,曾覺得只有年輕的八十後(廣義的中性的)是我們公民社會 起動的主力,但最近,因為遇上好幾位中產、有家庭、有工作的熱血朋友,觀感有變。這些朋友各以自己的方法,如翻譯的J、當設計的B、本行修理電腦的貓先 生,都成為菜園村、市區重建、東北發展的健將,也許不是組織者,卻以網上紀錄,火速傳遞成為在場的有力見證。

貓先生的神剪加上到位幽默的改編漫畫,都為運動留下紅紅火種,他也常常不理溫飽,出動鐵騎,公餘即跑到現場紀錄,讓我們得到在場的實體共同經驗,為圍觀以外,帶出更多可能。謝謝。小心身體。

2011年02月28日 730視角

廣告

開在日常的文字花香

為了工作,去了幾天台灣,參加了台灣國際書展的講座,也拜訪了幾間出版社及作家。行程緊密,寒雨淒淒,但無減對台北出版業的好奇及欣賞。相信香港愛書的人,不分世代,總有到台灣書店朝拜的經驗,不管是流連在廿四小時的誠品、尋古懷香的舊香居、女性先鋒的女書店,或二手書店茉莉晃一個下午,也是樂事,重點是,書種多樣,偏鋒翻譯流行古藉都有。

 

當然,在創意產業全球化的大潮下,台灣大型書店愈見精緻,賣書也賣格調,書香咖啡更香;作者也愈來愈像歌手,要講包裝、定位、能言會說巡迴演講。從今次書展,也看見出版業競爭激烈,新書不多,書量卻多,促銷奇媒跟香港無異,一樣追星。台灣讀者群是不是真如想像,比香港更成熟更多,不肯定;從幾位大型文學出版社的總編看,市場包裝經典文學、定位策劃文學比賽不得不做,但,可貴的是仍然尊重文字,尊敬作者,信奉文學能在日常生活產生感知力量,提昇人文素質。對台灣朋友來說,這是基本價值,對我來說,香港欠的正是這種價值。

 

文學在我城常被孤立成自賞小眾的格局,學校教的是文字應用,不是文學欣賞;其實,文學不就是對美的領受,對情感的匯通,可以發生在街頭巷尾、眉梢眼角、山麓綠田,沒有定式。正是這種肯定,台灣市場容納各種小型的獨立出版,如今次書展,香港的獨立出版社文化工房連同台灣的一人出版社、南方家園、逗點文創、女書店、蜃樓出版社以「讀字去旅行」的機場主題為包裝,盡顯青春創意之餘,更重要是展示了出版的視野及信心,如南方會出版塞內加爾女作家的小說、蜃樓會選譯當代關於憂鬱的論述等等。無忘,年輕人不是消費潮流,而是生產知識,分享視點,讓奇花散放,香港需要這樣的土壤才可以談什麼創意。

2011年2月21日 730視角

牛棚搵鬼去?!

今年施政報告有171個段落,當中有4條屬「文化發展」,300字不是抽象似霧,如明年初要選定西九方案,但讓市民考慮的視點在哪;便是微細操作,如在港鐡設立還書箱也寫在報告裡,政府根本看不見,或看不起文化發展。九七後,藝術界早高呼要有文化政策,但更重要是,我們方方面面的施政,都應該有文化的角度和面向,文化無法跟生活、價值、理想分離,不單是用來裝飾豪宅商場的塑膠花,也不是消閒畫廊咖啡香,更不等於拍賣場的天文數字,文化是日常生活,眾人的共享價值,因此如何管理公園、街道、樓房、地產、教育、文娛、媒體、工時、醫療等等都應有文化的角度。也即是,人的角度,人的精神空間、生活素質,「以人為本」不是行政指令,是人性,是變數,是多元,是意外,不是輕鬆量化可以處理的。真有「更人性的處理」,請先「優化」機械的官僚的文化。

最近,目睹官僚咀臉,哭笑不得。現仍是由產業署(快將易手到發展局)管理的土瓜灣牛棚藝術村,管理一向混亂,近月變本加厲,要求藝術家把掛在公共空間Banner除下,也限制街坊出入,不淮在場內拍攝,但這明明是向公眾開放的藝術村,如何發展社區藝術? 住在對面的十三街街坊為何不能享受這片少有的寧靜? 當然,牛棚後面是豪宅,也屬啟德海濱長廊內,傳說發展局將重新運用牛棚藝術村、美化九龍城海濱,九龍城更是「市區更新地區諮詢平台」第一試點,但具體計劃如何? 有沒有考慮持份者意見,天曉得。但等又等官樣的答案,不如一起討論及玩樂,本周六齊來牛棚,有討論會、有尋寶遊戲,有鬼影攝影比賽,齊齊打破官僚禁令,為牛棚沖喜,詳情可見cattledepot.blogspot.com

2010年10月22日 730視角

八十後文藝青年

如果認同香港民主成分「寸土必爭」,也希望你會留意「八十後文藝青年」參選藝發局範疇代表選舉。聽到,聽到,你問藝發局是甚麼東東,跟一般市民有何 干呢﹖藝發局成立於九五年,是香港唯一主力策劃、推廣和支持本港藝術發展的法定機構,每年獲得政府的撥款卻不到一億元;在西九管理局董事會也不得到任何制 定的席位,只是一個諮詢伙伴,政府有多重視藝術及文化的長遠發展可見一斑。而藝發局本身,近年工作表現令人不免搖頭,如只集中在撥款工作,審批機制透明度 不足,少有文化政策的倡議,研究成果不受大眾關注;在街頭藝人被捕、活化工廈政策下音樂人及藝術家苛存的空間也被摧毀等等社會事件上,藝發局沒有為藝術家 發聲、表態,更遑論支持了。

但,有趣的是,藝發局是唯一有民選成分的法定機構,局內除了三位官方代表外,不多於廿四位的成員,有十位是來自十個藝術界別提 名直選產生的,而且,可以跨界別投票,如我是文學界合資格選民,可以投十票。可是,民政署沒有認真看待過選舉,上一屆只有七千多人登記,投票人數只有千多 人,投票率是26.1%,真是蚊型選舉。去年已被審計署在第五十二號報告書彈劾,以為今年有所改進,發現宣傳工作粗糙,沒有啟動任何投票意欲,單是上周六 舉行的公共論壇,本是選民認識參選者的唯一機會,操作馬虎,選址奇怪,通知時間急趕,十個組別都迫在一天舉行,叫人啞然。而三位「八十後文藝青年」,的確 可以用「大專2012」參加立法會補選來類比,讓整個選舉制度醜態畢露,也許你手上沒有票,(可能只是不知道),也請留意是次選舉(九月十七至十九日), 年輕人正向虎山行,為更有視野及民主成分的文化發展寸土必爭。

俞若玫 – 文字工作者,相信差異在微小,美麗在尋常。

2010年09月14日 730視角

悲痛不是仇恨 理性不是涼薄

媒體早成為我們的眼睛,誰都難忘823在電視直播看到、聽到在馬尼拉慘劇發生的種種。第二天早上,很黑色,報紙頭條只是用上兩個字:「港觴」,足以 掀動大家噸計的情緒。除了「觴」痛外,還有香「港」這個文化身份;一夜間,不少人跟所有菲律賓的人和事馬上對立起來,甚至把仇恨轉嫁在更為弱勢的菲傭身上 (有未核實的報道說,有菲傭向工會投訴被港人因挾持事件而解僱)。面書、微博滿布對菲律賓「魔警」、政府的咒罵,更甚是把憤恨提升為對所有菲律賓人的不 屑。那張一群女學生在巴士前拍照的照片,如汽油彈般怒爆各大群組,還有各種流言和猜測,如有三名港人是被菲警射殺,也要多謝加料如電影情節的獨家報道,真 是叫人難以分辨。此外,在微博,有大陸朋友把它提升為對港人的仇恨,也有上升到中國人跟菲律賓背後的美國之間的恩怨,真是如照妖鏡一樣,甚麼都出來了。

媒體賣給我們的是「現場感」及「迫切性」,大家來不及細想時,本能反應就是非黑即白、愛恨分明的判斷。怒火極速在網上蔓延,可以理解的,但稍冷靜 時,其實,也看出我們驚愕、無力及一向以來對世情的無知。不是要說風涼話,一個枉死都不應該,但我們除了認定菲警無能外,可理解當事人的處境?對菲律賓政 府向來視人民為草芥,經常殺害維權人士及記者,寧要軍威不要人命的「作風」又知道多少。不是說,死人的結果是預料的,不,絕不,但專政之虎其實這樣近,親 眼看見時,才動心,因為有港人,才會痛。每天其實不公不義的事都在分秒發生,義憤之餘,也要有更強的心力及清明的眼睛,懇請不要把悲痛化為連綿的仇恨;只 願大家有更大的關愛,而不是更小的民族仇恨。

2010年08月26日 730視角

夜遊馬屎埔

仲夏,一個雨後的晚上,跟朋友夜遊馬屎埔,觀蛙聽蟲,親田近水,螢火蟲點點照路。惜有厚雲,未能觀星,但在梧桐河橋上,享受清風,偷聽自備糧水和摺椅的叔叔伯伯在河旁家常閒話。才幾小時,進入農地生態,感受天然,思考人和自然的關係。人之惡。最惡。
馬屎埔在哪?不曾聽過?在粉嶺。即是,過了火車站旁邊的名都,被綠悠軒、帝庭軒、御庭軒包圍的農地,可會比較清楚?是的,香港仍有農地,根據漁護署資料,連種蔬菜、花卉、雜糧作物及果樹的農地共有748公頃,每日平均生產蔬菜44公噸,去年生產總值為5億5千多萬元。

在 不受鼓勵及重視下,本地農業其實不弱。當然被改建為貨櫃場及被地產商囤積作為日後換地之用的大量荒地不計此算。我對鄉郊、農業無知,對人、土地、生態之間 環環緊扣的微妙關係也是白癡。馬屎埔是個獨特的觀察點,舉頭是高樓,腳下是農地,中間有各式因應城市化、人為破壞而繼續順應而生的花鳥昆蟲動物。同行的導 賞員非常專業,照一照,便是風景,團友個個十足劉姥姥,大嘆千足蟲用頸交配、蝙蝠低飛、黃金肥蛛覓食、蝴蝶蜻蜓睡覺、蠟蟬扮裝,也知道了甚麼是體外消化, 卵泡產蛙等等,也了解多一點農地生態,知道水源、水的素質、光線、樓高、荒地、不可養雞的制度、單一種植等等對農地、生物產生的要命影響。人明明只是自然 裡一個小小成員,但貪婪的推土機一來,毀滅的是生活的多樣性、自斷跟自然及食物的連繫,即使活在高樓黑箱內,卻怕熱怕蟲易病易死,百般不解,成了強人,又 終日誠惶誠恐,如何跟自然平起平坐,是我在夜空下想到的問題。夜遊活動由馬屎埔社區農場馬寶寶主辦,陸續舉行,有興趣可電郵mapopo.farm@gmail.com

2010-08-13  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