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丹文: 詩意攝影,折射社會發展光譜

邢老師

727日應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之邀,來港作講座的北京獨立藝術家邢丹文可說是中國觀念攝影的先行者,九十年代初,她已不甘把攝影只局限在文宣、紀錄的實用功能上,積極思考鏡頭兩端的關係,細琢攝影的叙事語言,以膠卷省視自我跟社會關係。後離開中國,她游走各大國際城市,二千年初,開始用鏡頭提問中國在全球化下的現代性的意義,而新近的系列作品《都市演釋》(Urban Fiction) ,演練了都市人疏冷虛浮的生存故事。她的作品充滿日常的詩意,很強的女性氣質,也折射了中國近三十年來的發展光譜。(邢老師網站:http://www.danwen.com/web/)

早在1980年, 約翰‧伯格在《影像的閱讀》一書認為「另類攝影的任務就是將攝影融入社會與政治的記憶,而非將攝影當作鼓勵記憶退化的替代品。」依此方法來閱讀邢丹文橫跨二十多年的觀念攝影作品的話,很有趣,她的影像也在重構中國特定的社會及個人記憶,而作品本身的變化密度及幅度,也顯示了中國社會急遽的變動。

《我是女人》系列

她的作品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最初1988-1992 是自學攝影的探索期,黑白紀實照片,表現了細膩的人文關懷,也顯示八十年代中國藝術家在物質匱乏下,沉著挖究技術的各種可能,練就扎實的基礎功夫;第二階段是1993年至1998年,主要是自傳叙述,作品《我是女人》呈現了同代的女性朋輩的不同生活裸像,或是嫵媚,或是倔強,或是憂悒,卻都適然自在,各有個性,有別一般男攝影師鏡頭下的造作或被物化。所以,我以為她是女性主義者,有很強的性別意識,再現主體身份政治,結果,錯了,很錯。她微笑說:「我只從一個整全的人出發,我當然是從一個女人,一代人的處境看世界,去思考什麼是愛情、情慾、工作等等,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根本就是男女平等的,但回到家裡,又受制於中國傳統社會制約,這是另一回事。而我家除了爸外,滿屋是女人,沒有男權這回事,而母親自少就跟我們說女人要有自己的事業及專長。獨立的女性,不就是經濟及精神獨立嗎?」她還幽默地說:「要到二千年,我才頭一次聽到女性主義這個詞,只能這樣說,我未認識女性主義之前,已受惠於它,哈哈。」

雖然她不停說自己「隨性」,我還是帶有性別角度去閱讀她的影像,如同時期的另一系統作品《生於文革》,以孕婦裸象跟毛澤東照片並列,一方面很有九十年代北京地下藝團的反叛色彩,重訪毛澤東肖像的神聖光環,重構生於文革的六十後的同輩青年的社會記憶,毛澤東只是歪掛牆上放在東拉西倒的紅旗旁的一張照片;同時,她以生活家居私人空間為背景,用孕婦為主體,隱喻下一代的社會記憶將更不同,也顯出很強的性別角度。

《生於文革》系列

是標準? 西方是唯一標準?

邢生於文革剛結束,成長於鄧小平實行四個現代化的改革時代,經歷價值觀被搖撼得番天覆地的迷惑時代,也有一種強烈的自省特質,不停以藝術手法提問中國在全球化及現化下的生存狀況。她九八年離開中國,拿了獎學金到紐約攻讀藝術碩士課程。「紐約就是一個世界集中在一個城市的景觀,世界各地的人都在這個舞台,尋找自己的位置,個體身份很強,生活卻是孤冷,對當時的我,有很大的文化衝擊。」此外,她曾到訪不同的歐州城市,對想像中的、藝術書本上的城市和現實有很大的落差,「我也在思考,西方就被認定是己發展、完美的,而第三界就被認為是落後的,不完美的,是這樣嗎?」她的多媒體作品《夢遊》(Sleep Walking),似就是一個以感性影像訴說一個東方魂魄錯置在西方都市景觀下的迷樣故事。

diconnextion

二千年,她回到北京定居,驚訝中國變化之大之快,在自己熟悉的城市很感迷失,「但這種變化是否只是一種模仿? 模仿西方的生活模式? 還是本質的變化﹖中國人是否不反對這個被改造的過程?消失是被認可的嗎? 第一天跟第二天的生活還有怎樣的關係? 」她後來問朋友,如果要看中國發展最快的城市,要到哪裡? 結果她就帶著相機去到廣州汕頭的小村落,看見家家門前有成堆成堆的電子垃圾,一家大小沒有任何安全措施,赤手埋頭把這些中國生產,西方消費,又運回中國的電子垃圾進行分類、拆件,她把這種作為世界工場中國勞動力再現為系列作品《絕緣》(disCONNEXION) 及 《複製》(DUPLICATION)。《複製》系列裡,我們看到一個一個被斬頭、肢裂的塑膠洋娃娃,似大屠殺一樣堆疊一起,一式一樣,而且都以西方標準來生產的。這些影像經過美學的過濾,成為詩意的提問,模糊了既定的想像,反更尖銳地叫人愈想愈多。

是生活? 甜美是什麼?

邢的作品經常從日常出發細問真假虛偽、感性理性、夢想現實,而較近期的作品《Urban Fiction》,再加一層演練(performing)跟現實對照的玩味 。她拍攝了大量用來推銷房地產用的樓房模型,再加上由自己飾演的都市女郎,如準備在頂樓跳樓的OL等,似虛似幻,構成一篇篇可堪細味的都市奇情小說。作品看似簡單,卻層次覆疊,真假同生,每一個模型(都從中國的房地產公司拿來的)都是假樓房,卻指向某種慾望的投射,優質生活的象徵,雖沒有明確的地點,形態不一樣,誰去看,也不會陌生,那種簡潔而冰冷的建築鋪局、摩登而孤絕的生活空間,大概就是全球化下大家的理想生活環境罷。而她演出的故事,卻是真實得來荒誕,奇情得來面善。而這種從日常細微處出發,帶出一層一層豐富的想像,很有力,很耐看。

六十後的邢說,生在價值觀急遽變動的時代是幸福的,因為讓她們有面對難題的能力,更多思考生存、道德的問題,也有更強的能力去體驗生命。「而藝術家總是最不easy 的,常常找到某個衝突,可以是個人的、社會的,或是結構性、感性的,再找一種語言,尋找突破。」是的,如何社會提問也是當代藝的一門必修課。

urban fiction (detail)

urban fiction

刊於24-8-2011 《信報》文化版

廣告

對「邢丹文: 詩意攝影,折射社會發展光譜」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