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原有的力量— Wayne McGregor 的身體思考方法

圖片內源: 西九文化,攝影師: 張志偉

創意是我城的重要解藥,藝文課程早令繁忙的同學生不如死,但課堂程多跟技術掛勾,跟創意無關。的確,創意教育起動不易,概念跟實踐常在捉迷藏,滿有內置張力 : 如何有系統地誘發本身要擺脫框絆的創意? 如何長期有效地紀錄閃身不定的靈光? 201510 月中,影響力深遠的現代舞編舞家Wayne McGregor 應西九文化區及英國文化協會來港主持工作坊及講座,向大家展示了激發舞者及創作人的方法及系統,極有參考價值,絕不只適用於舞蹈教學。

Wayne McGregor 以別樹一格的舞蹈語言: 講求能量、速度、延伸、變化、意象而攝人心魂,同時專注研發如何推展身體可能性的系統,他的舞團Random Dance 設有獨立的研究部門及創意教育團隊,經年跟科學家、認知心理學教、電子媒體藝術家、音樂家(曾為Thom Yorke 編舞)、畫家 及作家合作,而開啟了身體思考(Physical Thinking) 的大門,整合了一套完整的編舞者思考方法,刺激舞者及創作人回歸身體內在的動力,離開慣性,勇向陌生的空間進發,創建更遼闊的意識風景。

看他的演作,不能只看演出,也要看他如何跟舞者在工作坊互動,欣賞創意如何被激發,人的潛力身體的能量可以多兇猛。有幸看了演藝學院舉行的公開工作坊,也參與了一節由創意教育團隊主持為教師而設的工作坊。

即興互動

Wayne McGregor 主持的工作坊,針對的是專業舞者,對身體有很強的力量上的要求,而且不是有板有眼地給舞者動作樣式,而是即時回應,非常急速,只給一個簡單的score ,或是文字,或是物件(如樓梯),或是空間(如沒有東西的負面空間negative space) , 舞者要即時用身體回應,舞者無處可避,每個動作,都是一個解決局限的決定,一次對自身慣性動作的挑戰。不是不用腦袋,只是容讓身體自主思考,當慣性被速度壓下 ,新的東西就會跑出來。過程非常好看,作為觀眾也深感趣味。

Wayne McGregor 打趣說: 「我不是老師,而是學生,觀察不同身體如何回應難題,自己學得更多,很著數。」當然,要舞者放下常規,拋開平日很有標準,很有目的,有跡可尋的編舞方法,得要有足夠勇氣及信心的。當天就有舞者臉色一沉,或愈跳愈退後。過程當中,高度互動, McGregor 以仔細、密集,高能量動作即時回應及對話,你來我往,舞者先投放,才可有豐厚回應,再推前累積。因此,被動的舞者,得著可以是零。

自已也教了好幾年創意寫作,這種要求學生離開別人的標準,回到自我潛能,不介懷表現,不在乎好壊,以本能回應,相信自已的能力,以釋放新字彙的遊戲很值得參考。常規課堂上,學生總期待老師給予技巧訓練、評審規則及最終答案,學生掌握遊戲規則以後,大可安樂躲在標準後面,犯不著投放創意,永遠不出手。但玩即興的話,同學就要老實冒險,一起探索,容許意外,才有得著,釋放新意。如何執行,得看老師功力,以及本身對創意的信任及執著。依然深信,老師在既定課程框架限制下,總有空間去玩去鑽去做以外的事。

跨界想像

Wayne McGregor經常引用不同媒界如顏色、符號、音樂、聲響、文字、情境帶到工作坊,要求舞者用身體回應。把身體符碼化可能跟他大學讀的是符號學有關吧,如作品Borderlands就是回應Josef Albers的畫作,畫家用顏色震氈,他用舞者的手舞者的腿來震氈 。從舞者自身潛能出發是重要的一環。他每每跟舞者一起以科學的方法去分析動作,同時以感覺打開自己本就有的感性、聯想及想像力,因此,舞者身體語彙豐富而自然,精準而自由,高速而自控,澎湃而攝人。

圖片內源: 西九文化,攝影師: 張志偉

思考方法

Wayne McGregor 及他的創意教育團隊整合了一套完整的編舞者思考工具( choreographic thinking tool),當中有十二個原則,雖指向的是身體跟空間的關係,但其實就是思考方法,包括: Add () Assign (指令) Scale (大小)Change Over Time (按時轉移)Perspective (視界) Relocate (重置) , Superimpose(強疊)Susbstitue (代替) Deconstruct (解構) 、性格化( Personalize)Exemplify(舉證) Contextualize (重置脈絡) 等等,創作人可以因應變奏,並列使用,執行中起萬千的變化,成為一種可以對話的身體語言,溝通系統。這套方法大可以應用在其他媒介上,如成為說故事的方法,或設計的思考方向。

當然,方法只是思考導向,只靠原則,容易形式化,少了情感的位置,作品乾澀。但,今天,相信所有香港人都各有沸騰的理由,個人情感缺堤時,有些方法去梳理整合,讓思考沉積,同時回到身體,尋回原本就有的創意及力量,這是不錯的參考。

原文刊於明報副刊2016年1月21日文化被

Save

廣告